文化名人为什么这么爱广州?

大洋网讯 8月,缕缕书香萦绕着广州。“2019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于8月16日至20日隆重举行。这时期,名家云集,不但
和读者面对面,还欣然一饱口福,体味“食在广州”的精髓。

切实,在很多年前,鲁迅、巴金、郭沫若、郁达夫……这些文化巨头也曾在广州停息过或多或少的日子,广州给他们留下了美好温存的影象,有名音乐人高晓松曾在一期节目中说,全中国最喜欢的都会,让他选十回,仍然

依据是广州。

他们为什么如许爱广州?咱们来看看《广州舌华录》是怎么说的。

鲁迅吃遍广州美食 巴金尤爱广州茶室

南朝刘义庆著《世说新语》,以其杰出的思惟和艺术成就,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续作、仿作者历代不绝。至明代,问世了专记清言俊语的《舌华录》。而《广州舌华录》则更能体会“舌华”二字。本书不但
仅是清言俊语,也不但
仅是“舌尖上的广州”,它更深入地来讨论为什么“食在广州”。本书的主编之一韩帮文博士在分享会上谈道,这本书通过侧重
梳理近现代以来中外文化名家对广州味道的誊写,从建构过程、文化精神、人文影象与生活哲学四个维度出发,来讨论“食在广州”的意涵,呈现广州影象中的美食地图。

据《广州舌华录》统计,鲁迅在广州感叹“不想做名人了”,于是在253天里下了43次馆子,和许广平一起吃遍了广州的美食;而1926年底离开广州的郁达夫,身上没钱,也不懂粤语的他在短短四十五天内,千方百计
地把城里城外都吃了一遍。三十岁那天,他烂醉一场,睡在了粤东酒楼里;郭沫若一共来了11次广州,泮溪、南园、北园,有名的酒家一个都没有落下,用诗作表达盛赞……

1934年3月,一本名为《中学生》的杂志,登载了一篇署名为“马琴”的散文《广州》。他这么写道:“广州人每天总有大部分的时间消耗在茶社内里。许多人一天总要进三次茶社。在习惯上规定的吃茶品茗时间内,每个茶室里都没有空座位。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人在高谈阔论。”这位“马琴”切实是巴金师长。巴金师长出格喜欢“叹茶”。

如果用一个字来描述广州,那就是“叹”

在《广州舌华录》的主编、有名学者费勇教员看来,用一个字来描述广州的话,那就是“叹”。“叹”字有享用、逐步品味
之意,体现的正是广州人气定神闲、大气从容的都会品格。

广州人把吃茶品茗称为“叹茶”,“叹一盅两件”即享用一盅香茶、两件点心之意。作为千年商贸之都,广州早茶的昌隆,与它天时地利的商贸基因脱不了干系。风云变幻,霎时百年,“饮早茶”明天仍是广州人一种重要的社交方式。

《广州舌华录》中,鲁迅、郭沫若、郁达夫、巴金等名士,对广州的饮食都如此倾心,好像很难找到第二个如许的都会。广州人壮实平和,米其林、五星级吃得,街边食肆也爱。但“吃”只是表象,深埋在广州人味蕾中的,是对人间炊火的逼真
酷爱

无论你是来自那里,你总能在广州找到熨帖的味道。那就跟着《广州舌华录》,跟着鲁迅、巴金、郭沫若、郁达夫……来品味广州味道吧。

《广州舌华录》一书中统计的鲁迅在广州外食次数

精彩书摘

在广州的253天 鲁迅下了43次馆子(节选)

老广州惠如路上,本来有一家“妙奇香利记”酒家,内里挂有一副对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饮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

曾两次在这儿用餐的鲁迅师长看到这一联趣话,想必也会拍板赞同。1927年2月25日,离开广州的第38天,鲁迅给好友章廷谦写信道:“我想不做‘名人’了,玩玩。一变‘名人’,‘本身’就没有了。”驻足广州253天的鲁迅师长,在何处找着本身呢?

近一个世纪后,咱们在广州的酒楼和茶室里发现了答案。

1927年1月18日,广州,有雨。

下午三四点钟,黄埔港无甚风浪,漆着“苏州”两字的轮船逐步停进来。渡客的小舟往来频频,远看密匝匝一片,鲁迅乘着一艘小艇驶向珠江北的长堤。暮色开始降下,堤上扰攘的人声渐渐升起,霓虹灯闪烁起觥筹交错的夜晚。

自广州开埠以来,长堤一带便是繁荣之地。1920年筑堤建路后更具气象,车声十里,电火千层,与上海外滩不同,约莫是这里的洋房皆为骑楼样式。金融公司与银行遍布,不绝的珠江水翻新着十三行富商们账本上的数目字。商贾货银在此停泊,也向云集于此的酒店茶室散去,种植出它们对时髦与现代的敏感来。长堤大马路上的大三元酒家第一个具有
载客电梯,不远处的一景酒楼很快夺得安装霓虹灯的头名。有的酒楼特意选址江畔,窗边的门客可伴着帆影与江风用餐,以至间接将餐馆开在游船上,盘中的鱼翅、网鲍,因即捞即食而倍增了身价。

“这里很繁盛,饮食倒极方便”,一周后,鲁迅给诗人、翻译家韦素园写信道,民情“比别处活跃得多”。

2月19日,许寿裳到达广州赴任中大预科教授。许寿裳在东京弘文院补习日语时与同在日本留学的鲁迅相识,成为终身挚友。没找到鲁迅,许寿裳便在旅店住下。

第二天午时,刚刚从香港演讲回来离去的鲁迅收到老友的消息,赶忙让许广平先将老友接到钟楼住所,当晚便在东堤的一景酒家为老朋友洗尘。两人相见忻然,“他邀我到东堤去晚酌,肴馔很上等甘洁。次日又到另外一处去小酌,我要付账,他坚持不成,说先由他付过十次再说。从此,每日吃馆子,看电影,日曜日则郊游旅行,如是者十余日,豪兴才稍疲”(《广州同住》,《亡友鲁迅印象记——许寿裳回忆鲁迅全编》,第69~70页)。

彼时各界风闻鲁迅师长来穗,开欢迎会、邀请师长演讲、求作文章,门庭若市,慕名来访者络绎不绝。但翻开鲁迅师长在广州九个月的日记,作文、讲演的内容多不甚了了,去何处吃饭、玩耍倒是一览无余:“同伏园、广平至别有春夜饭”“晚同季市、广平至国民餐店夜餐”……

细细数来,记录了酒家茶居名倾向“下馆子”,便有43次之多。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孙珺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klanas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