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粤港澳如何联手守护湾区安定繁荣?TA功不可没-文物看湾区



如今大家旅游都喜爱“打卡”发朋友圈,

其实这股“打卡风”百年前在广州就兴起了。

在百年前,高高在上的TA为什么能成为名扬海外的广州打卡圣地呢?

清朝年间,

外商横跨大半个地球来广州海淘,

“血拼”之余,

也喜爱带几张手绘明信片回家夸耀

好玩的是,

那时的广州打卡图里,

总能看到一个熟习的身影,

它时而肥,

时而瘦。

虽然在画中身体飘忽,

但其实不妨碍TA成为珠江边火得最久的打卡圣地,

就连身体火辣的广州塔都要叫一声前辈。

在阿谁没有高铁飞机的年代,

外国人来广州做生意都走水路。

那时珠江的江面很宽阔,

登上越秀山顶的镇海楼远眺,

能够饱览珠江美景。

同时,

这座高高在上的红色建造,

自然就成了外商来到“CANTON”的航标。

看到TA,

就意味着离“买买买”不远了!

不过,

要靠近这个“打卡圣地”并没有那么简单——

按照清政府的规定,

商人不能长驱直入广州,

只能先把大船停在澳门水港, 

做好登记。

等贸易季一到,

家属继承留在澳门,

外商换乘小船沿着珠江到虎门再到黄埔港,

最后才能到达广州十三行。

你以为这样就能去打卡镇海楼了?

不不不,

那时外商有许多忌讳

都得住在十三行的商馆里,

活动范围也只限在广州城西南角,

每个月有三天他们能够结伴到江对面的花圃玩耍。

通草画十九世纪初广州十三行商馆区

通草画十九世纪初广州十三行商馆区

直到贸易季结束起程归国,

镇海楼都只是他们心里的白月光,

只可冷静远观……

外商长途跋涉来到广州,

却被囿于广州西南角,

他们此行最熟习的地方,

恐怕惟独沿途经过的港口了。

通草画十九世纪初黄埔港

通草画十九世纪初黄埔港

想“打卡”又没有手机拍照怎么办呢?

画家嗅到了这个商机,

他们把三地港口景色画在通草画上,

再卖给外商。

拿着这些精美的手绘明信片,

外商们就能把所见所闻带回家夸耀
了。

在那时的外销画行当里,

英国画家乔治·钱纳利是响当当的招牌,

他天天早上5点起床画速写,

往来于广州、香港、澳门,

画了很多三地的平民糊口和地志风景,

也有不少外商定制的“肖像画”,

生意火爆。

通草画十九世纪中叶香港景色

通草画十九世纪中叶香港景色

他也收下很多中国徒弟,

最争气的应该是林呱。

林呱是最早在欧洲画展上亮相的中国画家,

成名后单飞并雇了一批画工搞批量生产。

钱纳利和林呱的商业竞争,

也带动了外销画产业“升级”。

那时十三行同文街和靖远街上的店面,

外销画店铺就有近30家,

画师有几千人,

他们就跟明天的淘宝卖家同样,

每出一个爆款就马上有人跟风。

以至于后期相反范例和题材的画作比比皆是,

生意也从广州扩展到了香港澳门,

广州商馆通草画

广州商馆通草画

这等于镇海楼频仍出如今外销画上的缘由,

跟明天广州明信片里总有广州塔是一个情理。

同样一栋楼

为什么在画上就这么肥瘦无常?

这得从镇海楼的神秘“身世”说起——

这不是一栋普通的楼。

明清时期,

TA可是集“城防”与“海防”与一体的“钢铁后防”,

居高临下抗击海盗抵御外夷,

和那时香港、澳门等多地的海防重镇联网,

构建起一套连接湾区各个港口的海防零碎。

珠三角东出海口的香港和深圳南头、

深圳东部的大鹏城、

珠三角西出海口的澳门、

都是这个零碎的重要“成员”。

再看看明天的镇海楼下,

百般炮台排排坐,

尽管锈迹斑斑,

依然神情英武,

能够想见一百年前这里该是何等森严壁垒。

岂是马马虎虎就能登楼打卡的?

要看清TA的容貌,

都是靠远远瞧一眼。

于是一千个人心目中就有一千座镇海楼,

简直是集燕瘦环肥于一体,

任君选择。


[ 编辑: 彭忠粤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iklanasia.com